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射在班长的作业本上
射在班长的作业本上
射在班长的作业本上 一九九一年,我刚二十岁,中专毕业后分到家乡的一所小学教书,那时候的学校没现在这么多,中专生还说的过去,大学生就更是很牛逼了,可惜我不是。


  我所在的小学是一个乡的中心小学,在那个乡来说就是最大最好的了,虽然说大部分学生家庭也就是农村的,不过毕竟是整个乡的中心小学,那些会做生意的有钱人和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的小孩也都在那里上学,所以学生的素质还行,不是特别难带。


  我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带一个一年级班的数学,并且是这个班的班主任。


  当时我还是单身,单位给了一间房子住,既是宿舍也是办公室,不过当时就算是夫妻也是那么一间房。那时整个学校都没一间楼房,都是那种红色砖瓦房,一字排开成一排,学校前面几排是学生上课的教室,后面两排就是教师住的了。


  我说这些也不是废话,因为办公也在宿舍,所以课代表送作业给我批改的时候自然也就送到宿舍,这也就有了我跟小琴的故事了。


  我接手时候由于不熟,于是全部班干部用他们学前班时候的,这样起码不会出错。


  小琴是这个班的班长,是那种一看上去就很文静听话但也很大方的孩子,五官长得也是不错,很有气质,她家庭也是农村的,但我估计她家境算是不错的,从她的衣着可以看出,每天上学都还要走挺远的路,大概要走一个小时,那时学校没有提供给学生住的宿舍,他们住的再远也都是这样来回的跑,中午时间来不及的可能会在学校的食堂吃,不过大多数能回的还是会回家吃。


  当时刚去的时候同事也都不是很熟,也没有可以发展的单身女教师,工作也不是很累,所以啊年轻的身体总是不经意间沦入了寂寞的枷锁,耐不住的时候也就只有听着隔壁方老师家的音效将万子千孙付诸于手了,毕竟那时的盗版租书业基本没有,黄色影像也只有少数的录像厅老板才有渠道搞到。


  鸡?别想了,那时的乡下哪儿有啊,就算有当时我估计也没几个人敢嫖,毕竟那个年代,就算有个人离婚了也算是新鲜事了,会被全乡八卦很久的。


  就算如此我也没有打过学生的主意,更没有打过小琴的主意,但,机会总是在不经意间来临。


  我一般头两节没课的话我都不会起床,毕竟那时还没有签到这制度,学校就那么三十几个老师,谁不去上课,领导肯定知道。


  记得那天早上我还在睡梦中,迷迷糊糊有人敲门,我随口问了:「谁呀?」「是我,送作业呢。」清脆的同音响起,我立马知道是小琴了,估计是第一节下课收了作业送来。


  于是我衣服都没穿(我还想接着睡呢),就下床给她半开了门让她进来,毕竟同一排房子还住着很多老师,我总不好让人看见在学生面前衣冠不整吧。


  她进来后直接走向桌旁,倒也没看向门后的我,在椅子上摆好一摞作业本,我本以为她要回去了,就还在门后把着半开的门,结果他回来面向门后的我:


  「林老师,我有道题想问你」,说完才看清之穿着条内裤的我,不好意思的垂下眼帘,不过垂下时似乎很好奇的留意了下我的内裤,我这才发觉我那由于早起而撑起的内裤,我立马也尴尬了下。


  但我还是很快回道:「你等下,我穿下衣服。」说完,我很快关上门,套上件裤子和衬衫,然后我还准备刷牙洗脸的时候,小琴叫了我一声:「林老师!」「嗯?」「我马上还要上课呢!」


  「哦,好的,那我先给你讲吧!到桌子这边来。」说完我就搬开椅子上的作业本坐在桌前,到她过来后我才发现,这个办公桌对8岁(不用怀疑,那年头农村孩子很多都是7岁才上学前班)的小琴来说还是有点高,她的嘴唇刚刚到桌面,而我又没有多的凳子给她坐,于是对她说:「你坐我腿上吧!」她「哦」了一声我就把她抱到我腿上坐着开始给她讲题,题是教科书后面的思考题,这种题一般对学生是不要求的,不是基础知识,主要是锻炼学生的思维能力的,这种题班上我只要求有三个很聪明的男生做,对其他人是不做要求的,因为那三个小家伙我是准备让他们参加数学竞赛的。


  虽然小琴也很聪明,但毕竟是女生,跟那三个比起来还是要差一点,所以也没对她做这些题的要求,但没想到这孩子学习还这么认真,作为老师我还是很高兴的,于是也就很仔细认真的引导她的思维一步步前进。


  讲着的时候,可能是由于椅子也比较高,我的双腿也不平,向前倾斜着的,小琴坐着不舒服,开始向下滑,于是她用两手撑着我想想后移动,结果就正好有一只手撑在我的阴茎上,刚刚晨勃过软下的阴茎,立马跟吹气球似的在小琴的一只手中胀大了起来,小琴似乎很好奇的用力抓了一下,马上又扭头看了下手,然后抬头很迷惑的看着我,似乎在问我她手中的是什么东西。


  在她用力抓的那一瞬间,我的思维几乎凝滞了,之前我从来没有被女人这么捏过,那一刻由神经末梢传来的快感令我的大脑空白了那么几秒钟,激动的我几乎差点想狠狠的把身上的小琴搂在怀里,然后把坚挺的阴茎用力的杵在她身上。


  但也就那么几秒过后,我就清醒了,面对小琴询问的眼神,我也不知道如何处理,作为一名人民教师,我总不能给一个八岁的小学生上性教育课吧,于是我就假装没有看到她的眼神,强忍着还在她手中的阴茎传来的巨大快感继续给她讲题。


  小琴见我没有理会她,于是回过头听我给她讲题,而抓着我阴茎的那只手也挪到我的腿上,正当我松了口气的时候,谁知她居然两手撑着我的腿又向后挪动了下身子,这下我的整个竖起的阴茎都贴在了她的身上,从她的小屁股直到小腰上,我刚刚松弛的神经有紧张了起来,心里有一股强烈的冲动,但理智又阻止我做更多的动作。


  在这种矛盾与挣扎的心情中,我只能强忍着给她讲题,但魔鬼总是在我稍稍能够抵抗的时候使出了新的手段,可能是感觉到背后有一个硬东西顶着自己,硌的自己很不舒服,小琴在听我讲题的时候不断的在我腿上扭来扭去,似乎想摆脱那个硬东西。


  当时实在是太年轻,哪里经历过如此强烈的刺激,就在我几乎忍受不住的想要用小琴娇小的身体摩擦我的阴茎的时候,看小说,看电影就上..2014ge我听见了第二节课的上课铃声,或许说是上天不愿又一个年轻人坠入恶魔的怀抱,为我敲响了警铃吧。


  我忙稳住小琴还在扭动的身体,问她:「明白了么?」她思考了几秒钟,缓缓摇了摇头:「老师,我还不是太明白。」「那你先去上课,课下自己再思考一下,按照我刚刚给你讲的思路想一想,如果还是不明白就再来问我。」说完我马上将她放了下来。


  「哦,好的,那我先去上课了,老师再见!」


  看着摇着两条小辫子的小琴的身影,消失在慢慢关闭的门外,我长出了一口气,紧张的神经也松弛了下来,但我马上又意识到刚刚我为什么要她不明白的时候再来问我,而不是说直接在教室给她讲了,而且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却又隐隐有一丝别样的期盼?


  魔鬼或许不是每次诱惑都能成功,但它总能在人的心里留下一粒种子。


  意识到自己心里的那份龌龊,看着依旧高涨的裤裆,我突然很憎恨自己,身为一名人民教师产生了如此不堪的想法,在那个年代还是让我足够的羞愧,然而我的手,我的思想,却仿佛不受控制般的,手摸向了我依然高翘的阴茎,脑海中又出现了小琴那张瞪大双眼询问我的可爱俏脸,如此的纯洁,如此的稚嫩。


  这时我再也忍受不住,飞快的连着内裤脱下裤子,依然坐在椅子上,右手飞快套弄撸动着阴茎,空中似乎还残留着小琴那份稚嫩女孩的气息,小琴的手似乎也还在抓着我的阴茎,右手依然在动着,左手从那一堆作业中翻出小琴的作业本摊在腿上,闭上了双目,在一阵的加速的抖动中,我看见小琴那双忽闪忽闪明亮而灵动的大眼在询问我:「老师这是什么啊?硌的我好不舒服哦!」,就这样在一份羞愧与自责的罪恶感中,却又有一份不可遏制的快感向我袭来。


  一阵战栗中,一股股浓稠的白色体液射向了高空,而后又重重落下,在小琴的作业本上四溅开来,宛如朵朵白色的花儿般绽放,开在了封面小琴的名字上。


  发射过后,深深的罪恶感和疲劳感向我袭来,但这时无论如何也是无法按照原计划继续睡觉了,擦掉小琴作业本上的精液,稍稍休息了下,起身清理收拾了下屋子,但仍旧挥不去心头的那份羞愧与罪恶,萦绕心头的是即将到来的第三节课,我如何还能正常的心态走进那个教室,我如何面对小琴那双明亮而稚嫩眼睛的注视,我又如何能对得起那三尺讲台,又拿得起那寸长的粉笔?


  【完】